核心内容:妻与我不在相同的省市,她在南方的一线城市从事金融工作,也算个高级白领。可她却没有高级白领的情商和他们身上普遍具有的那份矜持。

640.webp.jpg

 

  百度“傻”字,有七种解释。我说的傻,应该包含释义二:死心眼,不知变通;释义四:善良、实在,不计个人得失;释义七:现代爱人之间的一种别称,通常会以傻来说明对另一个人的关爱这三层意思。


  妻与我不在相同的省市,她在南方的一线城市从事金融工作,也算个高级白领。可她却没有高级白领的情商和他们身上普遍具有的那份矜持。自她所在的城市成立义工组织起,妻就是义工联盟的第一批成员。周一到周五通常从上午八点忙到晚上八九点才回家,到了周六周日还得抽出半天或一天的时间去敬老院、残疾儿童福利中心去照顾孤寡、残疾老人或儿童,却任劳任怨。与妻出门,只要路遇乞讨或需要帮助的人,妻都会主动伸出援助之手,不怕上当不怕讹诈。一副“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”的姿态。元旦前我从外地带着大包小包回家,来接站的妻不但手里提着好几只塑料袋,地上还放着东西。一看就知道是在来接我的路上遇到什么义卖活动了。这样的事她常干!一打听,是买了一堆为老兵募捐的义卖品。结果还得我腾出手来帮她拿两样回家。


  有回去南岳休假,妻除了逢功德箱必捐,还被一位路边摆放生摊子的小贩说动了心,花400元买下盆子里的一对“百年老龟”委托小贩放生。我当即阻止,说山上没河没溪,小贩不可信任。妻却说常听爸讲马家上几代男性寿命都不满八十,她买下一对乌龟放生,是对家人长寿的祈祷。她相信在佛教圣地生活的人会诚心诚意。即便有诈,那也只是小贩的错,跟我们无关。我们已经做了,就已经无愧。爬了一天的山乘高铁回来,双脚累得跟灌铅似的挪不开步。上了公交车好不容易找到两个不相邻的座位,刚坐下妻却吃力地站了起来,原来她看见一位乡下打扮的中年人提一只编织袋上车,便主动让座。从高铁站回家,我们得坐两趟公交车,每趟都是十多个站。我虽看着心疼,又不便发话,只好自己站起来给妻让座。妻尽管累得整个身子都靠压在座椅的边沿上,却笑着说自己不累不肯落座,直到我们下车换乘别的公交。幸亏上车后找到个座位,我坚决让妻坐了下来。可惜仅坐了两站,她又将座位让给别人。

  
  时下,电信诈骗屡有发生,甚至个别同学、老乡也卷入其中。某天妻接到一个电话,对方说取钱时卡被吞了,让立马往她另一个没钱的卡上汇两千元钱急用。我一听就知道不对,妻说自己在银行工作,这个还用我提醒?并说那人是初中同学,上回听人说她也用同样的方法给不少老乡和同学打过电话。可妻还是傻傻地给她卡里汇了钱,并说同学走到这一步,肯定也是不得已为之。能帮就帮她一把。单位的物品采购由妻审核,她却决不沾染半点便宜。哪怕有人送来一盒茶叶两盒糕点,妻都会视为公物如数上缴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从2007年起,妻通过格桑花西部助学机构和其他途径,资助青海玉树县结古镇多杰文章、以及现在就读于甘肃甘南州合作市藏族中学的付给兰花、赛闹卓玛等五名藏族孩子多年来的学习和生活费用,目前已有三名孩子升入高二。受助女生付给兰花在信中写道:阿姨,这些年来,因为有您的资助,使我过得很好、很温暖,生活无忧无虑。我希望我能快快长大,挣很多钱,然后像您一样,去帮助穷苦人家的孩子,去帮助那些因为钱这个东西而失去求学机会的孩子们。

  妻有个观点:傻人必有傻福。她从银行的窗口柜员做起,一步一步做到主管、做到主任,如今已在单位掌管财政大权并兼管办公室工作十余年。妻说,倘若不得益于自己一直以来坚贞不渝的傻劲,早就被调换到其他岗位去了。听了妻的话,不由得让我想起一个典故。说从前有一大一小两个朋友,他们遇到了死神。死神说:“你们两个只能活一个,你们猜拳吧,输的就得死。”最后,小的输了……大的抱着死去的朋友说:“说好一起出石头的,为什么我出了剪刀,你却出了布。”现实的世界,现实的人生,还是善点傻点为好。当有些人傻乎乎地想输时,其实已经赢了!妻的观点,跟这个典故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作者简介:

        马珂,湘西人。大学毕业后南下(海南)北上(北京)十五年,历任省级、国家级报刊责任编辑、编辑部主任、编委、版面总策划、副主编等,发表各类作品近200万字,尤以纪实文学见长。参与编著、出版书籍多部。系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2004年加盟湖南电视台后,因工作关系逐渐放弃写作,历任节目策划、制片人、主任至今,并参与多部影视剧及纪录片的创作。